杭州AG8亚洲實業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71-5102949
郵箱:service@haoha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中國新能源之四大怪現狀

編輯:杭州AG8亚洲實業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中國新能源之四大怪現狀

下個月,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能源學院副院長Dr。FredBeach將帶領20多位MBA學員來華交流。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是世界知名的高等教育、研究、公共服務機構。創建於1883年,在美國有著“公立常春藤”的美譽,每年的研究經費高達6億4千萬美元。

對方希望我們分享一些中國新能源發展情況。對一群在美國學習能源專業的MBA同學,我們要跟他們說些什麽呢?為了應對氣候變化,中國發展新能源的宏偉目標、2020年計劃?實際上,中國目前已經是全球第一大的風電、光伏大國。

相信這些數據和聲明並不難從網絡上找到。

也許他們願意聽聽中國新能源發展上的很多“趣聞”和故事。這讓我想起,從去年底以來,新能源企業麵臨的一場場尷尬處境,而且這種處境可能還會越變越糟。

第一個故事:據一些自媒體號所發信息,據說雲南省工信委於2015年11月20日下發關於《雲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委關於下發2015年11月和12月風電火電清潔能源置換交易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風電企業以國家批複火電企業平、枯季節上網電價為計費標準,將計費標準的60%支付給火電企業。

有人算了一筆帳:雲南全省風電11月、12月上網電量約18億千瓦時,照此計算雲南風電企業將無償補給火電企業3.8億元,這將是十五個5萬千瓦風電場一年的收益利潤!

第二個故事:據說新疆也發了文件,要求光伏企業向火電企業支付每度電2毛錢,否則就別想上網,火電企業不發電也能賺從每度電中賺2毛錢。新疆的火電脫硫電價僅有0.25元/KWH,看起來真是個不錯的買賣。光伏企業上網電價0.9元/kWh和0.95元/kWh,支付給火電2毛後,一度電還能剩7毛多,看起來還不錯,總比上不了網一分錢不夠強。

顯然,這都是讓新能源企業向火電企業讓渡利益,以換取發電上網的權利。但這明顯與政府鼓勵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政策背道而馳。

早在2005年中國就頒布了《可再生能源法》,要求電網企業優先全額收購可再生能源發電。為了鼓勵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國設立了可再生能源基金,對可再生能源發電予以補貼,補貼規模已上調至每千瓦時1.9分。(盡管補貼的錢一直不夠,發放給企業的周期也很長)

最近還有一個故事,又讓棄風的“傳說”再度升級。五家新能源發電企業向發改委“告狀”,說是“2016年甘肅省給新能源的發電量僅有50億千瓦時,其餘的發電量,全靠與大用戶簽訂直購電量,或者與各企業的自備電廠簽訂發電權置換交易完成。”風電企業要自己去找客戶,與火電PK價格。

寧夏省也頒布了類似的文件,以下的一段文字很有畫麵感:

“一位新能源公司老總直接在會議上公開朗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他連第幾號主席令、第幾章、第幾款這些都念了,我們不敢吱聲兒,就拚命給他鼓掌。”

中國風能協會秘書長秦海岩明確對媒體表示,這是地方政府的違法行為。

要說到怪現狀,地方政府公然違法,此可謂中國新能源發展怪現狀之一;

怪現狀之二:即使限電嚴重,2015年新能源的投資仍在快速增長。2015年中國新增風電裝機容量3050萬千瓦,是風電行業的一個大年。

怪現狀之三:一邊《可再生能源法》要求全額收購可再生能源發電,一邊公布限電數據。如:《2015年上半年全國風電並網運行情況》,2015年上半年,全國平均棄風率達15.2%,同比上升6.8個百分點。其中,棄風率最高的三個地區依次是吉林(42.96%)、甘肅(30.98%)和新疆(28.82%)。據說2016年的棄風的情況還會更糟。

怪現狀之四:一邊《可再生能源法》第29條規定,電網企業未全額收購可再生能源電量,造成發電企業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由國家電力監管機構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以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經濟損失額一倍以下罰款。但似乎從來沒有為此罰款過。

怪現狀之源頭?

看起來原因似乎很簡單:用電需求下滑,發電側產能過剩,火電自己的利用小時都下降的厲害,還要被新能源搶走份額,這可怎麽辦?

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2015年,全社會用電量5550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5%,相較於2014年下滑3.3個百分點,增速為1974年以來年度最低水平。

但話說回來,我們不是要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嗎,不是要減少霧霾嗎?為什麽到了地方政府,就變成了優先保障火電?

就此疑問,能豆君谘詢了不少讀者。結合多方觀點,無所不能的不少讀者認為,地方政府和電網公司確實是更愛火電。道理嘛,地方政府看財政收入和就業,這些方麵,火電可是高出新能源一大截。電網公司看成本,怕麻煩,配套送出工程要投入,建設速度跟不上投資速度。全是利益鏈條在起作用。霧霾嘛,哪裏都有,別以為隻有北京人怕霧霾,霧霾再怎麽籠罩,該怎樣還是怎樣。

那麽,電發不出來,投資依然凶猛原因何在呢?以風電為例,投資企業不少為國有性質,他們不是很care收益?或許吧!也或許是無奈。不能以短期盈利為出發點,多些電站資產,也可以從資本市場獲取收益。地方政府為了GDP增長,更是希望投資越來越多。不要說新能源麵對限電棄風投資凶猛,即使是用電需求下滑,火電投資更加凶猛。

也許看到這裏,你會說怪現狀何止這4條,那麽歡迎你來吐槽。

真不知道這樣的一份獨特的總結,對來自美國名校的MBA學員們是否有吸引力。

上一條:政策紅利加速行業整合稀土產業複蘇前景可期 下一條:中國煤炭進出口政策調整空間漸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