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AG8亚洲實業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71-5102949
郵箱:service@haohat.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國內企業海外礦業投資受挫

編輯:杭州AG8亚洲實業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國內企業海外礦業投資受挫

由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牽頭編製的《世界主要國家礦產資源勘查開發投資指南》正在完善,已編製到了82個國家。這份投資指南隻是國土資源部正在籌備的礦產開發指南係列報告中的一部分,但卻集中了礦產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中最為關注的重點問題。其中包括目的國的基本情況、外商準入條例、礦業管理體製、礦產權製度等政策環境資料。此前,中國企業紛紛試水走出國門,卻水土不服遭遇尷尬,礦產資源領域成為重災區,慘痛教訓讓越來越多的礦業企業反思此前“見礦就挖”的衝動做法,政策環境分析已經成為海外投資時必須考量的第一要素。

2012年以來,全球礦業企業的盈利和現金流狀況普遍惡化,國際礦產品價格正在經曆一輪較為明顯的下跌。中國礦業聯合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3年前三季度,中礦聯共受理中國企業境外礦業投資項目103例,同比減少8.0%,中方協議投資額31.36億美元,同比減少10.9%。

此前海外投資頻頻虧損的中國鋁業也開始反思海外投資戰略。“在國際化經營過程中,我們認識到投資項目成敗與否的主要因素不僅在於資源的規模和品質,也不僅在於基礎設施的開發條件,還取決於項目所在地政策和法律以及社區的工作環境。”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劉祥明表示。

信心

失敗教訓多於成功經驗。中國礦業聯合會副會長王家華表示,根據中國礦業聯合會的統計,礦業海外並購項目的失敗率近八成。類似令人尷尬的統計數據早已在業內傳開,盡管各機構統計結果不盡相同,但失敗率均處於高位,這讓礦業企業眼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礦產資源而卻步。“今年1-9月份,在五礦化工商會備案的項目有99個,投資總額為32.87億美元”,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副會長於毅表示,“預測全年項目會達到140左右,投資額為50億美元左右,項目數量和金額同比比去年下降15%和34%。”

海外投資額的數據證明了行動遲緩,“走出去”的熱情並沒有消退。在11月3日召開的2013年中國國際礦業大會上,來自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7000名代表參會,超過400家中外展商帶著自己的項目、裝備尋找機遇。

金疆礦業基金總裁陳彪就是其中之一,他正在會場上尋求共同出海的合作夥伴,希望能共同開發東南亞的一個煤礦項目,盡管陳彪認為“菲律賓和越南的政治風險較大,印尼以前發生過排華事件,但現在應該不會再發生了。”

像陳彪一樣的企業家還有很多,在行業大會中積極需找適合自己的機會。中國國際礦業大會的各個分論壇上,國土資源部的司長們當起了主持人的角色,礦業企業家、投資機構、谘詢機構成了被簇擁的對象。

“我們現在老埋怨大形勢不好,其實是你自己的努力不夠,因為我們中國的經濟引擎還在高速轉動”,中國礦業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王家華表示,“十種主要有色金屬和鐵礦石都在增量,而不是在減量,我們對全球礦業始終要保持信心。”

難題

除了信心之外還需要些別的。“搞一個海外項目非常的不容易,感覺真是掉一層皮”,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海外開發部總經理童軍虎正在需找機遇,“發達國家還是看在產的,但是往往價格比較高。如果我們進去以後有優化的空間,能夠提升產能、降低成本,我們首先選擇在產的,因為風險小一些,證照都齊了,環評也都過了。其次就選擇完成可研的,選擇綠地比較少,因為綠地項目有很多不確定性”。

“走出去”之前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在投資之前都會做一個評估,首先考慮的因素肯定是政策環境,然後就是基礎設施、勞工、匯率等”,紫金礦業(2.43,-0.03,-1.22%)集團國際部總經理李誌林告訴經濟觀察報,他正在關心澳大利亞將上調5%資源稅的傳言是否真實。

調節稅率的方式隻是各國政策變動的一個方麵,讓業內詬病的是侵占股權。2008年津巴布韋總統簽署的《本土化和經濟授權法案》成為經典案例,其中規定新投資企業必須為本土人預留51%以上的股份才能獲準經營。即便擁有豐富石墨和白金,這一本土化法案更讓投資者們慎重再三。

考量投資目的國時,資源因素時而讓位給政策環境,在廣袤大地上總有可待開發的礦產,冒著跨行業的風險,也要“走出去”尋求機遇。

“在政策的引導和鼓勵下,目前走出去從事礦業投資的企業熱情依然非常高,但是需要把握好投資的策略和投資的節奏”,於毅說到,“特別是跨行業企業在缺乏礦業開采和投資經驗的背景下,容易出現錯誤估計資源價值,忽略投資風險,有可能導致投資失敗。”

據於毅介紹,今年1-9月在礦業投資備案的企業當中,有超過半數是沒有礦業勘探背景的投資公司或者貿易公司,這些公司的項目投資總額達到2.07億美元,占總投資總額的43%。

然而,各國政策各有不同,即便是同一國家,聯邦政府與各州的規定也各不相同,想要了解目的國詳細完整的政策環境確實不易。北京市雨仁律師事務所首席合夥人欒政明介紹,礦業權取得方式、開采方式、融資方式、上市方式,以及對環保、勞工和基礎設施的規定都不完全相同,因此涉及跨國並購和投資的時候,不得不用幾十個律師完成同樣的項目。

對目的國的政策研究往往細致詳實,上至鑽研礦業法條款,下至琢磨鄰裏間相處之道。

中國鋁業所投資的秘魯項目在動工之前便建了汙水處理廠,此外還在當地社區中建立教堂和醫院,以打造與政府、社區居民的和諧關係。

可這類良苦用心並不一定被當地接納。世界資源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濤認為,有時候修學校、建醫院那是中央政府的需求,不一定是當地的需求。

目前,國土部門正在試圖為礦業企業提供一些具有指導意義的國際勘查開發指南,其中包括目的國的基本情況、外商準入條例、礦業管理體製、礦產權製度等政策環境資料。此外,中國地質調查局正在做全球礦產資源綜合研究,調查全球重要成礦帶的資源潛力,建設全球礦產資源信息係統,將調查資料匯集到數據庫中供企業查詢。

“顯性成本不怕啊,最怕的是隱性成本,如果你講明白了需要交哪些可以啊,比如澳大利亞政策要求雖然很嚴格,但沒有隱形成本,有些國家就不一定了”,山東黃金國際礦業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上一條:中國煤炭進出口政策調整空間漸窄 下一條:暫時沒有!